巽奴奴

他太好了,真的。

一粒番薯:

亲妈的粮!!!啊!!!!我死了!!!!!
Twitter:実田千聖

月泊星海:

2019.1.6纪念赛罗登场十周年见面会。原始照片,无滤镜😘😘😘赛罗哥哥😘😘😘


Rys一家♪
两个孩子都遗传了母亲Kenna的翡翠色瞳孔,只有大儿子Achilles和父亲Dominic发色相同。
女儿Alice其实是遗忘山谷里善良吸血鬼的孩子……(x

街舞冠军哥哥和热爱爵士乐的妹妹,年龄差不多是25和17的样子。

超级喜欢黑皮了XD

【男神x你/苍云】朝夕(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要是能留个评论就好啦!

============================================

寂静无声的日子里,你也闲不下勤快。在伤兵营地各个帐中打下手,灰暗沉重的气氛令你倍感压抑。有时你甚至会在一个人发呆的时候想,听不见也好,听不见那些家眷撕心裂肺的哭声,反倒变成了令人庆幸的事。那些熟悉的现如今只余下坟冢的士兵,老主管慈爱的神情,在深夜里不断袭击着你的梦境。你怕极,却不能言语。

他来过很多次,每次都能卡在你一个人出神的时候,惹得你一惊。军人的怀抱温柔而坚定,他突然喜欢上长时间打量你的脸,却不发一词。从夕阳西下到繁星初上,他就把盾和陌刀放在脚边...

今晚再写朝夕最后的结局,拖更好久真的很抱歉…原本心血来潮写的时候只有500字的打算,没想到最后快六千…谢谢你看到这里~

【男神x你/苍云】朝夕(五)

你一直卧在破烂帐篷中,直到在恐惧中精疲力竭,止不住的困意令你最终睡去。

迷蒙之中,你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一时间你看不清光线也听不清声音,只能模糊的听见些许回声般的呼喊。然而即使你觉得颠簸的不舒服,也抵不过滔天睡意,渐渐进入梦境。

梦境中你和他都不是弃儿,你们在长安的街头有个包子铺,没有战乱,盛世依然。

再醒来的时候你发现自己躺在简易的军医帐里,怀里护着的遗孤躺在身旁,呼吸平稳。

你愣愣的坐起,刚想出声问问已经几时,一个巨大的黑影自帐外冲进来结结实实把你抱在怀里,带着强烈的颤抖。

你一阵头晕眼花,额头砸在坚硬的玄甲上,鼻腔里都是血气和铁的味道…还有他的味道。

不知怎的,从偷袭开...

【男神x你/苍云】朝夕(四)

○沉迷阴阳师不能自拔,拖更抱歉!

○谢谢点了喜欢的小可爱们,激动的我快要爆炸了✧٩(ˊωˋ*)و✧

============================================

你听闻过安禄山的种种狼子野心,但从未想到这样一个乱世贼臣已经是如此大胆,竟是联合奚人族偷袭雁门守军。即使玄甲军训练严谨夯实,也抵不住内外夹击。

虽然你是个混底层长大的,见得最不寻常的场面也都是菜市街口的流氓们相互斗殴,哪里见过真真正正的战场厮杀?漫天而飞的箭矢和火炮声震耳欲聋,城墙上的守军不断和刺客交战倒下,一时间似乎连皑皑白雪都染成了猩红,像是你流浪途中见过的枫华谷。

叫喊声,兵戎相接声交织炸裂...

【男神x你/苍云】朝夕(三)

○越写越多,就很烦

○想要日更…

年岁飞逝,你偷偷盛吃食的碗随着他身形抽条而不断变大。现在他从小门进来都需要弯腰,你也从一个脏兮兮的丫头长成了眉清目秀的姑娘,慢慢成为了伙房的一个主力管事。

除了习武认真一根筋,下了晚课就往伙房跑的年轻将士总是要接受四面八方而来的哄笑和揶揄,然而你印象里他就仿佛还是那个寡言的少年,木头一根。

揶揄也不光冲着他去,总是有比你年长的将士或是其他的管事们闲来就会逗你。比如,“小姑娘一片心,急是不急呀?”

你也总是笑眯眯的压下心中真实答案的呐喊,回答“不急呀,总能明白的。”其实内心早就翻江倒海。几年过去你都留在这里,有时候甚至会淡忘寻找父母的念头,然而这一切的...

【男神x你/苍云】朝夕(二)

你的把戏其实没几天就被拆穿了。

毕竟是正规编制的军队,在太原一带的线人也很多,即使那个被你赖上的小将士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你还是面临着被送回太原街头继续乞讨的命运。无奈之下,你只好向严厉的军人坦白自己的来历——你确实不能算是孤儿,你的父母在带你路经金水镇的时候离散,你只记得父母提起过“薛帅”。要不是路上被几位布衣捡到,早就死在沿路荒草中了。你碰瓷也只是想到雁门关找寻自己的父母。

也不知是你的话已查属实,还是你在街头学会的那些个填饱肚子的手艺确实可以,百般缠闹之下你被允许留在苍云军的伙房内帮忙打下手,干干杂务。这相比于你以前的生活已经好了太多,做起来也是十分的勤快卖力,引得后勤老人家对你十...

© 巽奴奴 | Powered by LOFTER